熱門搜索:甘肅義順 隴寶醋 五糧醇 劍南春 威龍葡萄酒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> 酒水文化 >> 內容

中國文化與酒之淵源

時間:2012/12/22 17:52:34 點擊:

打開中國文化史,從那發黃的書頁間飄蕩出來的肯定是一股濃郁的酒香。中國的文化之所以甘醇馥郁,綿軟悠長,回味無窮,乍看似乎簡單明了,細品卻又博大精深。就是因為這文化是在美酒里浸泡出來的緣故。我們翻翻《詩經》,看看《楚辭》,再品品唐詩宋詞,從那里面升騰出來的不就是含著酒香的的艷詞佳句么?打開《古詩源》,從那最原初流傳在市井上的《琴歌》到宮廷中的合唱《越群臣祝》,無不有酒的甘凜的醇香。“百里溪,五羊皮,憶別時,烹伏雌,炊扊扅。今日富貴忘我為?”(《琴歌》)百里溪是當時秦國的丞相,在城外碰見一個浣紗女,那女人說自己懂音律,于是,百里溪把她招入府中,讓她彈琴而歌,她就唱到,你還記得當年我給你殺母雞,你喝著酒去博取功名的情形嗎?今日得了富貴難道就把當年的事情的忘記了嗎?百里溪這才知道,原來這浣紗女是他的妻子。在這里,酒不但粘合了夫妻之間的裂隙,而且,還成了一種信物。而在越王勾踐送范蠡大夫入吳時所嚎歌的《越群臣祝》,則大氣磅礴,充分展示了在酒精的燒灼下,人們那種激越的情緒:“皇天佑助,前沈后揚;禍為德根,憂為福堂;威人者滅,服從者昌;君臣生離,感動上皇;臣請薄脯,酒行二觴。”為了滅吳,皇上親自把酒與群臣一起給出使吳國的范蠡送行,群情激昂,高歌而別,這時候的酒,更成了一種粘合劑,把皇上和臣子之間的關系高度地粘合到一起了。
  中國的文化從它生發的那一天起,就是浸泡在酒里邊的。中國的文化人不管失意還是得意,無論出世還是入世,他們都是以酒來作為燒灼自己心中的塊壘的唯一的燃燒劑。司馬相如和卓文君為了達到結合的目的,干脆私奔去當爐賣酒。后來司馬氏要移情別戀,卓文君哀哀凄凄唱道:“皚如山上雪,皎如云間月,聞君有兩意,故來相決絕;今日斗酒會,明旦溝水頭------”卓文君的意思說,我的頭發已經白了,可是那個女人卻像云中的月亮那么美麗,今天咱們好好喝一場,明日就以這水溝為界,永不相往來了。卓文君的真情和豪飲,終于讓司馬氏回心轉意,夫妻和好如初。由此看見,酒的力量的是多么的巨大。
  中國的文人講究達則兼濟天下,退則獨善其身。但是,不管是濟天下也好,善其身也好,總之,須臾也離不開酒這個東西的。李陵變節,給蘇武詩中卻仍然嘆道: “------遠望悲風至,對酒不能酬;行人懷往路,何以為我愁?獨有盈觴酒,與子結廖綢。”意思是說,你們都不理解我,我只好自己喝酒跟我兒子來說我這心中的郁悶了。在這里,酒又是排解愁腸寂寥的一副最好的湯藥了。
  中國的文化人不能沒酒,不會喝酒就稱不上文化人了。魏晉時代的曹操在著名的《短歌行》中開篇就唱道:“對酒當歌,人生幾何?譬如朝露,去日苦多;慨當以慷,憂思難忘,何以解憂,唯有杜康-----”中國的文化人不管入沒入世,把生命是看得很透徹的。就像曹操這樣的大政治家,大詩人,也對生命充滿了憂傷。他們覺得生命就像早晨的露珠一樣,很快就會在陽光的照射下干涸的。什么東西才能解脫人生的悲劇呢?只有酒。因此,同樣也是建安時代的著名詩人、曹操的兒子曹植在《箜篌引》中大聲唱道:“置酒高堂上,親友縱我游,中廚辨豐膳,烹羊宰肥牛;秦箏何慷慨,齊瑟和且柔;陽阿奏奇舞,京洛出名謳------”是啊,彈奏著秦、齊時代的古箏和琴瑟,吃著肥牛羊肉,品味著美酒,再讓美人跳起絕妙舞蹈,大概只有這樣才是享受人生了吧?
  但是,像陶淵明那樣看透紅塵,遁世隱居的文人,似乎更與酒結下了不解之緣。“------八表同昏,平陸成江,有酒有酒,閑飲東窗------”(《停云》);“------斯晨斯夕,言息其爐,花藥分別,林竹醫如;清琴橫床,濁酒半壺,黃唐莫逮,慨獨在予。”雖然自稱采菊東籬,不問世事,但是,酒是不能沒有的。半壺濁酒,一張清琴,隱居的日子更少不了這兩樣東西。尤其是酒。如果沒有品味美酒的雅趣,那不成了村叟野老,那還叫文化人么?由此我們也可以知道,中國的文化與酒已經到了須臾不可分離的境界了。就在陶淵明自己設計的“桃花源”里,也勾畫了“設酒殺雞作食”的場面。
  漢魏六朝是一個張揚個性的時代,出現了像阮籍、嵇慷、劉伶等一大批以飲酒為樂,豪飲癲狂的文化人。他們狂蕩不羈,對酒當歌,用癲狂來對抗當時的統治者。與此同時,卻也把文化和酒高度地統一起來了。到了唐宋時代,酒香已經深深地注入到文化人的靈魂里去了。文化人用他們的文化素養把酒文化已經發展到了極至。翻開一部唐詩,那幾乎就是文化人蘸著酒精從靈魂深處流淌出來的生命宣言。從李白的《將進酒》到他的《行路難》,從他的“李白斗酒詩百篇,長安市上酒家眠,天子呼來不上船,自稱臣是酒中仙”到“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,使我我不得開心顏。”酒的力量讓文化人對于生命的了悟,對于個性的張揚,確實達到了一個空前的境界。
  “將進酒,杯莫停,為君歌一曲,請君為我傾耳聽,鐘鼓饌玉不足貴,但愿常醉不復醒。古來圣賢皆寂寞,唯有飲者留其名;昔時秦王宴平樂,斗酒十千恣歡謔。主人何謂言少錢,竟須沽取對君酌。五花馬,千金裘,呼兒將出換美酒,與爾同銷萬古愁。”這是怎樣的氣勢啊!把五花馬賣了,把千金裘當了,干什么?喝酒呀,喝酒干什么,去銷蝕那千古不滅的愁腸啊!這是怎樣的一種壯懷激烈!在李白的詩篇里,幾乎處處都透露著豪氣伴著酒香,酒香催發著豪氣的那種磅礴的氣勢。然而,在杜甫的作品里,酒與文化的結合所透露更多的則是他的貧民意識。“群雞正亂叫,客至雞斗爭;驅雞上樹木,始聞叩柴荊;父老四五人,問我久遠行,手中各有攜,傾榼濁復清;苦辭酒味薄,秫地無人耕;兵戈既為息,兒童盡東征;請為父老歌,艱難愧深情;歌罷仰天嘆,四座淚縱橫。”是啊,地荒蕪了,連孩子們都上戰場去打仗去了,沒有糧食釀酒,那酒味能不寡淡么?因此,一曲歌罷,已經是四座淚縱橫了。在杜甫的詩篇里,那種微熏的憂患意識在酒精的澆灼下,更讓人有一種徹骨的疼痛:“人生不相見,動如參與商;今夕復何夕,共此燈燭光;少壯能幾時?鬢發各已蒼;訪舊半為鬼,驚呼熱中腸;焉知二十載,重上君子堂;昔別君未婚,兒女忽成行;怡然敬父執,問我來何方?問答乃未已,驅兒羅酒漿;夜雨剪春韭,新炊間黃梁;主稱會面難,一舉累十觴;十觴亦不醉,感子故意長;明日隔山岳,世事兩茫茫。”這是一種怎樣的重逢的悲哀啊!在杜甫的詩篇里,我們處處都能感受到這種辛酸的感傷和淡淡的哀愁。
  當然,在杜甫的詩作里,也有一些明快的佳句,如“盤飧市遠無兼味,樽酒家貧只舊醅;肯與臨翁相對飲,隔籬呼取盡余杯。”(《客至》)如“白日放歌須縱酒,青春做伴好還鄉。”(《聞官軍收河南河北》)等。在這些明快的詩作中,也都少許透露了那種無法抹掉的哀愁別緒。
  一部《全唐詩》,彌散著強烈的酒香的味道。無論是邊塞詩人們的“葡萄美酒夜光杯,欲飲琵琶馬上催,醉臥沙場君莫笑,古來征戰幾人回。”(王翰《涼州詞》還是“洛陽親友如相問,一片冰心在玉壺。”(王昌齡《芙蓉樓送辛漸》)都是用酒來抒發對于戰爭的強烈的不滿,和對生命的無奈。
  到了宋代,文化人更是全盤繼承了唐代詩人們對于酒的那種迷戀,而且有過之而無不及。從蘇東坡的“明月幾時有,把酒問青天,不知天上宮闕,今夕是何年--- ---”(《水調歌頭》)到辛棄疾的“誰共我,醉明月。”(《賀新郎》)從李清照的“昨夜雨疏風驟,濃睡不堪殘酒,”(《如夢令》)到她的“尋尋覓覓,冷冷清清,凄凄慘慘戚戚,乍暖還寒時候,最難將息,三杯兩盞淡酒,怎敵它晚來風急。”(《聲聲慢》)都是在淡淡的酒醉中去拷問生命的意義,哀嘆生命的無常。無論是市井文人柳三變的“今宵酒醒何處,楊柳岸曉風殘月”(《雨霖鈴》)還是登堂入室進入朝堂的周邦彥的“正單衣試酒,悵客里、光陰虛擲。愿春暫留,春歸如過翼,一去無跡。”(《六丑》)只要他是文人,只要他要作文,那就與酒須臾不能分開。“------憔悴江南倦客,不堪聽,急管繁弦,歌筵畔,先安簟枕,容我醉時眠。”(周邦彥《滿亭芳》)“東籬把酒黃昏后,有暗香盈袖,莫道不銷魂,簾卷西風,人比黃花瘦。”(李清照《醉花陰》)“酒意詩情誰與共,淚融殘粉花鈿重。”(李清照《蝶戀花》)“畫樓芳酒,紅淚清歌,頓成輕別,回首經年,杳杳音塵都絕。”(賀鑄《石州慢》)縱觀一部宋詞,透露出來的也盡是酒香、酒氣、酒味和酒的精靈。沒有酒的詩詞歌賦,是沒有魂靈的飄浮在社會上的塵沙,是不會傳流下來的。
  從宋至元,以及明清,無論是雜劇,還是小令,無論是話本,還是辭賦,都與酒有著密切的關系。甚至連曹雪芹的《紅樓夢》,沒有酒也是寫不出來的。曹雪芹在寫《紅樓夢》時,窮困潦倒,即便是“舉家食粥酒常賒”,也是要喝酒的。他的好朋友敦成曾寫過一首《佩刀質酒歌》的詩,前面小序寫道:“秋曉,遇雪芹于槐園,風雨淋涔,朝寒襲袂,時主人未出,雪芹酒渴若狂,余因解佩刀沽酒而飲之。雪芹歡甚,作長歌以謝余,余亦作此答之。”由此可以看出,中國的文人與酒的關系是多么深了。
  中國的文化是浸淫在酒缸里發酵出來的,即便是到了現代的毛澤東那里,也還是“把酒酹滔滔,心潮逐浪高。”所以,一部酒的歷史,就是一部中國的文化史,而文化史中又蘊含了太多太多酒的醇香。中國文化與酒的淵源是可以寫一部很好的大書的。

作者:不詳 來源:網絡
相關評論
發表我的評論
  • 大名:
  • 內容:
  • 關于義順 | 服務條款 | 法律聲明 | 刊登廣告 | 在線留言 | 招賢納士 | 人員認證 | 投訴建議 | 合作加盟 | 版權所有
  • 義順商情網——西北最大最全的糖酒土特產網站(www.rrkhfq.icu) © 2019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甘肅省五糧醇平臺商|五糧液代理商|劍南春代理商|茅臺甘肅經銷商|甘青寧莫高黑品諾代理商|甘青寧威龍葡萄酒經銷商| 蘭州九糧液經銷商|
  • 隴寶醋 隴寶牌蓋碗茶 義順牌奇肥(義順牌壯根靈)

  • 公安機關備案號:62010302000254
    隴ICP備16000048號-1
  • 技術支持:甘肅義順商情網站工作室
  • 聚宝盆计划安卓手机端